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弹琴

泠泠七弦上,静听松风寒;古调虽自爱,今人多不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烟台的衣食住  

2006-12-18 15:37:19|  分类: 自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引:写下来题目的时候,才发现这个题目涵盖太广了,所言皆属一己之见。

  

   来烟台学习之前,只晓得它是一个靠海的城市,因为有着天真的憧憬,就把它想像的干净,清爽,遥远,美丽。经过半载的近距离接触,只能说现实与憧憬的差距在所难免,在即将离开这里的时候,觉得对于一部分的烟台生活很有一种爱着。这里边恐怕有好些原因,重要的大约有两个,其一是思乡的幽情,其二是一场渐熄的幻觉罢。我是生长于中原地区的人,那里生活清苦,单调乏味,来这里自然不会不适应的。

  

   记得火车刚驶入烟台时,吸引我的不是眼睛所及的空旷,辽远,而是一排排整齐的矮房子,一律的红顶白墙,这对住惯院落的我来说,别有一番情致。当时已小暑,天空的高远,洁净却非想像所能及。渐近烟台市,稍微高些的建筑也概莫能外——依旧是红顶白墙,这种新奇的统一于我来说是十分难忘的。

  

   待到进入白墙内部,所见与中原地区供租住的房屋大相径庭。故地所谓单间即为一厨一卫,而此处多为几个房间共用一卫,厨房多在阴面,享有厨房之士多不能享受阳光之普照,皆呼,不可得兼!隔间之说,来此才得亲见。所谓隔间,即是用板墙把较大的房间隔开成几个小的房间。此类住所不便之处颇多,其一隔音效果极差,其二易燃极危。一日,房东告之,隔间区,某君夜半呼噜声,惊起怨气一片,故群起而轰之。当然,隔间自有其引人之处:价廉。所幸,吾辈所栖之处非隔间也。

  

   关于衣服,启齿说上两句并非难事,可真要写出点什么,愧力不能及。再者,烟台韩流颇重为动笔又添一重难。除了本民族的,相对于其他国籍的来说,此地韩国人较多,随处可见,大街上、居民小区、校园里、网吧里,可以说无处不留痕。同是亚洲人,黑头发黄皮肤,本来与国人在形体上并无太大区别,他们较易被认出归于重要的两点, 一群人边走边大声说着韩剧里的语言,再就是他们的服装。虽则韩流兴盛,衣服包裹下的举止与本性却是国人学不来的。

  

   总的说来,烟台在衣服这方面比较随性。花里胡哨,少了些内涵和品位。或许正应了一位老师所讲的色彩与发展趋势之间的微妙关系变化。例如,盛唐时期,人们喜艳丽,明亮的色彩,而当时的社会,不论是从经济上,还是文化和政治上都处于一个上升阶段。而当社会趋于稳定时,那种成熟与优雅需由深沉稳重的色调来阐释。

  

   最后提及吃食,应了那句“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”。烟台吃食不仅全无特色,且极粗糙。困惑与此,不幸之至。一日与友人遇到一家店铺,吃了他们的烧饼夹鸡蛋,思乡之情自不必说,喜之终遇中原风味的吃食。还有一个有趣的发现,烟台话与山东杂粮煎饼竟然给人同样的感觉。我是怕了卖煎饼的大姨大婶们。“姑娘,煎一个吧,灌一个吧!”自从遭遇了她们对着路人的高喊尖叫,我发誓再不从她们面前走过,实在经受不起如此优厚的待遇。

 

   一日,大雪并停电。许多小店无法供应吃食,当然,煎饼不管什么天气,停不停电,都照供不误。即便冒着大雪也要寻来其他的吃食,遍寻附近的小店面,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,一家不起眼的小店,卖西饼的小屋,有一种苹果饼,厚不过半寸,大不过手掌,小巧玲珑,不仅可观,更重要的是入口极适,甜而不腻,香酥可口,在这样的雪天,再加上一杯热饮,乃人生一大享受也。

 

附:思乡之切,于此可见一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